炼气炼了五千年方羽唐小柔

第三千三百六十二章 没有选择(1/1)

天才一秒记住【印尼小说网】地址:http://m.ynxdj.com

首发:~第三千三百六十二章 没有选择

就这样的情况,还能有什么计划?

不就是要动手了吗?

“我先前也感觉方兄情绪异常激烈,一反常态……但想到毕竟是方兄的师兄被抓,情况还如此惨烈,出现这样的情绪波动也正常……可我还是低估了方兄的心境。”神性寒妙依说道。

她与魔性寒妙依的交谈,皆发生在脑海当中,甚至不用通过神识。

因此,无论怎么说,外面都不可能监听到。

“主人……哪有什么计划?”魔性寒妙依呆呆地问道,“我看他就是很愤怒的样子啊……”

“贝贝和噬空兽不见了。”神性寒妙依说道,“它们之前一直趴在方兄的左右肩膀,但在方兄来到这里的时候,它们就突然消失了。”

“你说的是小黑狗和小白狗……”魔性寒妙依美眸睁大,说道,“它们就算消失了,又能做什么?”

“我不知道,但方兄现在的表现……一定是有理由的。”神性寒妙依平静地说道,“以方兄的实力,他内心再怎么愤怒和焦躁,也不会表现得如此明显。我们都能明白绝不能将自己的情绪暴露给敌方这个道理,方兄怎可能不知道?”

“方兄表现得如此明显,就说明他已有计划。”

“他让我们后撤,自然也是计划的一部分……你现在还想上前去破坏这个计划么?”

神性寒妙依的话,让魔性寒妙依一时语噎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相比起神性,她确实没有这么理智,也不会去想这么多弯弯绕绕的事情。

而现在听完神性寒妙依的说法,她内心虽然还是很不服气,却无法反驳,只能保持沉默。

神性寒妙依抬头看了一眼天穹。

这古妖皇宫的气氛仍然像之前一样压抑和阴沉,整片天色都呈现出灰黑之色,威压极强。

她确实不知道方羽的具体计划是什么。

但她的直觉告诉她,方羽现在正在拖延时间,应该是为了完成布阵之类的工作。

只是,目前还没有任何的感知。

……

“我不见到他,怎么确定他真是师兄?”方羽眯着眼,问道。

“你肯定能认出来。”安然微笑道,“你若不确定这就是你的师兄林道尘,你就不会表现得如此激动。”

“我若不亲身到他所在的位置,把铜片内的锁链解开后……你们完全可以违背原先的承诺不放他。”方羽寒声道。

安然摊开手,说道:“这一点你大可放心,林道尘对我们而言,价值就在于能让你解开锁链。至于其他方面,毫无价值。只要你解开铜片内的锁链,我便立即放了他,绝不食言。”

“当然,你永远可以用不信任来反驳我。”

“但抱歉,我刚才已经说过,我与你之间并非平等交易,你没得选择。”

方羽冷冷地看着安然,又看了一眼远处的镜面,呼吸急促,表现得更加狂躁。

安然一直观察着方羽的神色。

注意到这一点,他的嘴角勾起,笑容更加灿烂。

在他这里,方羽表现得越是急躁,越是狂怒,那就意味着……他手中的筹码价值越高!

如此一来,他便能利用林道尘做很多的事情,甚至完全操控方羽。

通过之前的拷问,还有对林道尘进行各种程度的术法,他得到了不少有关方羽的信息,从而推断方羽与林道尘之间存在极为深厚的感情。

但是,对于顶尖的强者,尤其在仙级以上的强者而言,七情六欲的影响是非常低的。

甚至很多修士会选择斩断一切情根。

因此,哪怕知道林道尘与方羽之间的关系,起初他也不能确认是否能以林道尘成功威胁方羽。

而巡尊选择的方法,是利用林道尘的存在来释放假消息,反向诱导方羽主动去解开铜片内的锁链,但这个计划过于明显,漏洞太多,被方羽识破了。

如此一来,安然才会选择最为直接的方式,也算是一次赌博。

拿林道尘的性命来威胁方羽!

现在看来,效果极佳。

方羽完全被他掌控了。

从现在开始,他不需要花费一丝一毫的力气,不用动手,就能胁迫方羽去解开铜片内的锁链。

兵不血刃。

这是他最喜欢的行事风格。

“快点做出决定吧,方羽。”安然说道,“你也不想你的师兄继续受到折磨。”

方羽深吸一口气,眼角都在抽动。

沉默片刻后,他艰难地开口道:“看来……我确实没有选择了,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……我会解开铜片内的锁链。”

李道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印尼小说网http://m.ynxdj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人气小说推荐More+

重生之套路之王
重生之套路之王
重生后得知距高考还不到三个小时的时候,王岩悲哀暗道:史上没有比我更悲催的重生者了吧? 上一世他每次模拟都在六百分以上! 村里人人艳羡的天之骄子! 读的可是省重点大学! 可现在呢? 知识早就一丝不挂还给老师了,别说重点大学了,连大专都是奢望! 怎么办? 想想分......数下来后,同学老师们那能看到扁桃体的大嘴巴、 想想村里八卦委员会的大叔大妈、 再想想一直抱着极大期盼的老爸老妈…… …… 别慌!
登岩的歌
最强之鬼过分怕死
最强之鬼过分怕死
你不明不白的死了。  因为死的太不明不白,你患上了严重的死亡焦虑症。  因为太怕死了,你成了鬼。  因为太怕死了,你成了最强。  强到脚踢猗窝座,拳□□死牟,把童磨按在无限城摩擦,将堕姬吓得瑟瑟发抖,让玉壶躲在玉壶里假装自己只是个平平无奇的玉壶,把半天狗的翅膀撕下来三两下塞进了它嘴里。  强到把黑死牟从坐了几百年的位子撵下来,自己当上弦之一。  假如不是鬼舞辻无惨受伤你也会衰弱,可能现在的鬼王帽
齐贺美优
穿成荒年小豆芽,不慌,我有发家妙计一箩筐
穿成荒年小豆芽,不慌,我有发家妙计一箩筐
一朝穿越,顾桑成了被活埋的倒霉长姐。 爷奶不慈,伯娘不仁,寡母软弱。 顾桑表示根本没再怕的。 带着幼弟幼妹种田开店、发家致富。 就在日子越过越好,失踪许久的爹突然回来了…… 成了大官还带了心机小妾。 四个弟妹挡在顾桑面前:渣爹再见,我们只要长姐! 某个妖孽摇扇一笑:桑桑,首辅夫人可配得上?
泡芙家的小怪兽
朝闻今雪
朝闻今雪
同样的年纪。  闻今雪练气的时候,虞昭结丹。  她筑基的时候,虞昭元婴。  她炸了一百八十个丹炉的时候,虞昭单挑了魔道的天一宗,从此修真界再无天一宗,并成功化神。  她吭吭哧哧结丹的时候,虞昭飞升上界了。  摔,比不过比不过。  等她结婴成功,忽闻虞昭退化成凡人,从上界掉落,不知掉到了哪个世界。  唏嘘唏嘘!  她那每每拿着虞昭做表率成天骂他们的师傅沉重道,修炼不急,缓缓来。  一千年后,她重伤
不染相思
[*******旅
[*******旅
王*******一